• 介绍 首页

    假戏[娱乐圈]

  • 第107节
      事实上,《戏路之王》一结束,无论简临工作在哪里,方骆北几乎都有跟着,只是不公开露面,大家都不知道而已。

      简临从不觉得有什么问题,到习惯,再到理所当然地享受这些,也不过只用了半个月。

      而这所有的一切——无可保留的帮辅,狂野的成长,极致的亲密——让两人的关系更为牢固。

      简临刷完牙,把漱口杯摆回架子上,旁边就是方骆北的杯子,摆在一起,亲密地挨着。

      掬水洗脸,湿漉的手腕骨上,黑色的纹身清晰显眼。

      简临重新看向镜子里,有那么一瞬间,他也觉得,短短数月,他身上逐渐有了方骆北的影子。

      据说是因为恋人之间的磁场会相互影响。

      简临对着镜子笑了下,心道什么相互影响,他就是纯粹被惯得,变得天不怕地不怕,反正万事有叔叔。

      从卫生间出来,卧室门已经开了,方骆北站在门口和人说话。

      简临看过去,站在门口的不是别人,是他们家唯一的、尊贵的、没什么不懂的初中生,章念念。

      章念念双手合十,拜托的样子,看到简临,立刻愁眉苦脸地求助:“二哥!亲二哥!”

      简临看到她这样就头疼,问:“又干什么?”

      章念念还合着手:“我想去湛哥明年三月的个人演唱会,帮我弄张票行吗?现在已经买不到了,黄牛都没票了!”

      简临抱胳膊,实在道:“你大哥知道会扒了你的皮。”

      章念念:“你不说他就不会知道。”

      简临:“你怎么不去求你新任的干爸爸?”

      章念念:“求过了,干爸说他负责开车送我过去,如果多一张票,他还负责陪看。”

      说完道:“亲哥怎么也不能输给干爸,对吧?”

      简临抬了抬下巴,章念念从方骆北身边呲溜一下窜进门,也不往里走,贴着墙站在门边。方骆北不用简临说,默契地进来,把门合上了。

      简临当面谈起了条件:“连着三次月考年级第一。”

      章念念眼睛唰地亮了:“成交!”

      简临:“别高兴太早,还没说完。”

      章念念乖巧点头:“嗯嗯,二哥您接着说。”

      简临:“去哄哄你大哥。”

      章念念神情一落:“啊?”苦着脸:“这也……太难了吧。”

      简临:“内场票。”

      章念念眼睛噌得亮起,想了想:“行,我去哄。”

      简临下猛药:“内场前三排。”

      章念念一脸交给我你放心的表情:“保管哄得开开心心。”

      方骆北补充:“首排,靠舞台,中间位置。”

      章念念直起身:“我现在就去!我觉得我大哥可以和我干爸,啊呸,我寒哥,重归旧好了。”

      说完握住门把手,扭头,亮着眼睛看简临,再看看方骆北:“说话算话!”

      简临轻叹,方骆北让开门:“去吧,初中生。”

      章念念拉开门,开开心心地跑了。

      她人一跑,方骆北就笑,说:“也太好满足了。”

      简临耸肩:“家族遗传。”全家都是容易满足的人。

      方骆北挑挑眉,走近,伸手在简临下巴上刮了一下:“下午去哪儿。”

      “我本来是计划床上躺的。”简临想了想,“难得回来,出去逛逛吧。”

      秋天的禹州是旅游旺季,到处是人。

      以前他们一起,方骆北永远在车上,简临可以落点车窗,推门下车也无所谓。

      如今两人都只能在车上,车窗也只能落很小的一点,透透气,吹吹风。

      换做以前,简临会觉得闷,会觉得不自由,如今他成名当红,戴口罩、坐在车里、远离人群,也都适应得很快。

      就是还没考驾照,手痒,也想开车,不甘心只坐副驾。

      方骆北把车开出地库的时候揶揄,示意后排:“坐后面。”

      简临想好了:“抽个时间去考驾照。”

      方骆北告诉他一个残忍的事实:“考了也没时间开。”

      简临无语,转头:“这个叔叔怎么回事,我跟你熟吗?”

      方骆北哼:“不熟坐我的车?”

      简临:“我主要看你车好。”

      方骆北:“车租的。”

      “早说!”简临,“或者你告诉我你跟谁租的,微信有吗,我认识一下。”

      方骆北好笑,伸手,简临躲开避让,拍他的手。

      到了小区门口,黑车缓缓停下,车窗下落,门卫亭的门推开,门卫大叔哟嚯一声,看向车里,惊讶:“你回来了?”

      简临从脚边捧了一个哈密瓜往外抛:“家里只有这个,没别的了。”

      门卫哭笑不得:“你怎么还投喂?”

      简临:“爱吃不吃!”

      门卫捧着瓜,笑呵呵地目送车子驶离。

      金秋时节,天高气爽。

      熟悉的街,熟悉的路,熟悉的一切。

      简临坐在车里,车窗开了一点点,视线透不出去,只有风能钻进来。

      他安静地看着车外,身体渐渐倾斜,靠着扶手箱,手抬起摊开,没一会儿,就被握住了。

      车速不快,方骆北单手把着方向盘,右手和简临十指相扣,说:“去看看粥店?”

      简临:“行啊。”也不知道拆成什么样了。

      到了一看,整条街还是原来的样子,但店铺全部搬空了,一些店的玻璃上喷着红色的“拆”。

      章阿姨粥铺的招牌还在,店里空空如也,二楼临街的窗户都拆了,往里看,什么都没有。

      一切都在无声地招式着,这些已经是过去式了。

      简临坐在车里看着,觉得挺奇妙的,他从小就住在这里,最早这片还没开发,只是住人的自建小楼,没有店、没有路,附近还都是农田。

      后来田没了,路有了,多了游客,家家户户都开始翻新装修,把一楼做商铺,片区又进行了统一的整改,让大家可以合法合理地赚钱生活。

      再后来母亲去世,商业街的氛围越来越浓烈,好像这里本来就是这个样子。

      如今,又都拆了。

      简临默默地体会着,没觉得伤感,只是觉得生活就是这样的,总要改变,过去的变成过去,人继续往前走。

      没什么可看的,简临也只看了两三分钟,收回目光,说:“走吧。”

      主驾的车窗回升,车子缓缓向前,方骆北问:“不伤感?”

      简临看着方骆北:“不伤感。”拆个房子而已。

      简临:“又不是把你拆了。”

      方骆北好笑:“拆了我,只有伤感?”

      简临故作思考:“不吧,会难过的,哭一会儿,然后继承了十个亿,就要忍不住笑出来了。”说完还真的开心地笑了几下。

      方骆北再伸手,这次捏到了脸,简临一边躲着一边抓着方骆北的手咬了一口。

      方骆北借着刹车等红灯的时间,捞了人,倾身凑过去亲了亲。

      再开车,简临突发奇想:“要不要吃棉花糖?”

      不久后,那条熟悉的老路,简临下车了,戴着口罩、鸭舌帽。

      路边的棉花糖摊位前一站,旁边有人,不认识他或者没认出他,和他一起等。

      黑车顺着车流开远了一些,简临扭头看了一眼,拉了拉口罩,催促摊主:“大哥,我有点急。”

      旁边的小情侣:“那你先好了,我们不急的。”

      简临:“谢谢。”帮付了小情侣的棉花糖。

      小情侣惊讶:“不用的,我们自己付好了,你太客气了。”

      简临:“应该的。”

      拿到棉花糖,简临举着快步往前走,与逆行的人流擦肩,一直往前,跑到红绿灯路口。

      黑车压在白线后灯红灯,斑马线上人来人往,简临穿过马路,走到黑车前晃了晃手里的棉花糖,又示意去前面的路边等。

      走到路边,等了没一会儿,黑车靠近,简临上车。

      一上车,方骆北用手捻了点棉花糖送进嘴里。

      第一次太少了,只撕了一点,又伸手,这下撕了一大片,简临直瞪眼:“你早说你也要。”

      方骆北拿撕过糖的手指捏他的脸:“越养越小气了。”

      车再开,又去了江寒奶茶店那边的商业街。

      奶茶店是真的关了,连招牌都拆了,门口的玻璃上贴着旺铺转租的白纸。

      简临感慨而发:“也就我哥了,能把江老师气成这样。”

      再往前开,是小干脸家的咖啡店。

      店里人多,过去不方便,简临发了条语音,没一会儿,在店里忙活的小干脸拎着两杯咖啡出来,头凑在驾座旁,先喊:“骆哥。”

      方骆北伸手接咖啡,熟识的样子,问:“今天生意这么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