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

    当大佬穿成真千金

  • 当大佬穿成真千金 第146节
      哦,不能叫顾执了,顾执最终还是改回了以前的名字,叫陈隽,听名字就给人一种温柔隽永的气息。

      陈隽眉目含笑,轻扫了眼女人嘴里的的烟,他上前一步,借着身体帮她挡风,然后从女人手里拿过打火机,“我来吧。”

      祝沧澜没说话,由他帮忙,斜长的双眸懒散地扫过陈隽成熟而温柔的脸庞,三年前,她的苏醒让国家实验室集体震惊,郑卫强第一时间赶到这里,震撼于祝沧澜的死而复生,以为沈知行是研究出了什么跨世纪的试验成果,能让死人醒来。

      当然,由于祝沧澜醒的很及时,沈知行都没来得及给她注射病毒,医院专家对她检查来检查去,也不知道她能活过来的,只能以祝沧澜之前没有真正死亡这个理由来解释,毕竟还是有不少已死的人又活过来的先例的。

      迷信点的说话,就是阳寿未到,阎王不收。

      之后祝沧澜第一时间阻止了那批有问题的武器的投产,并把已经感染的动物处理干净,因为处理的及时,那种对世界有威胁的病毒没有条件大范围扩散,最终被沈知行的医学团队控制住了。

      为了挽救祝家人的生命,祝沧澜让郑卫强派人保护她的家人。

      后来战争爆发,她要参军打仗,家里人都不支持,陈隽却是支持的,当时祝沧澜问他这么相信她吗?陈隽只是上前拥抱了她一下,说:“我知道你一旦决定好一件事情,谁也不能阻止你,而且你渴望战场,既然你想去做那就去做吧,我说过,如果你死了,我陪你一起死。”

      祝沧澜还记得自己当时说的话:“不,我们谁都不会死。”

      言犹在耳,一晃眼三年过去了。

      战争马上就要胜利了。

      就在祝沧澜恍惚之际,烟终于燃了,她回过神,不甚熟练地抽着烟,在边疆待了这么久,整天跟一群满是汗水的老爷们儿混在一起,她还是没学会抽烟,就像她始终没考到驾照一样。

      不会抽归不会抽,装装样子还是要的。

      她靠在墙上,叼着烟,也不吸,就让烟蒂自由燃烧,陈隽看她一脸酷帅颓废的样子,眼里笑意更甚,不由弯下腰,凑近她看。

      祝沧澜眨眨眼:“看我干嘛?”

      “你抽烟的样子很可爱。”

      说着,陈隽从祝沧澜嘴边取下那根烟,转而放到自己嘴里,深深吸了口气,美其名曰:“让烟自己燃烧太慢了,我帮你。”

      祝沧澜:“……”

      她看陈隽半眯着眼抽烟,吞云吐雾中,他眼里蒙着一层雾气,又潮湿又蛊.惑,嘴唇翘起的半边弧度性感又迷人。

      奇怪,平时温柔斯文的一个男人,抽烟时怎么就那么好看。

      祝沧澜蠢蠢欲动,忍不住凑近了陈隽,把烟从陈隽嘴里抢过来,然后右手轻轻一拉,拉过陈隽的头,直接给他一个吻。

      陈隽含糊道:“有人看。”

      “那就让他们看。”

      祝沧澜贴着他的唇说了一句,一想到她的那群小弟敢偷看她跟她男人接吻,顿时不爽了,侧过头,“谁敢偷——”

      话还没说完,一道轻柔的力道将她的脑袋转了回来,随即一个柔软的物体重新覆了上来,低低地咕哝:“专心一点。”

      祝沧澜:“……哦。”

      她刚才好像没看到有人偷看啊。

      不对,问题不是这个,本来不是由她发起的一个很纯洁的吻吗?怎么就变成……

      顾执:“专心。”

      祝沧澜:“会……不会有人偷看。”

      顾执:“那就让他们看好了。”

      祝沧澜被亲的迷迷糊糊,总觉得这两句话有点耳熟,哦想起来了,这不是她刚才说的话么,只是她的话被陈隽说了。

      算了算了,先亲了再说,要是被她发现她的兵敢偷看,看她怎么找他们算账。

      漫无边际地想着,耳边听到了陈隽第三次:“跟人接.吻时要专心。”

      祝沧澜:“……知道了。”

      “还有——”

      祝沧澜:“我这次真知道了。”

      陈隽笑了,转移阵地,不嫌脏地亲了亲祝沧澜的额头,“这次是,我爱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