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

    重回被渣之前

  • 第85节
      无视陈慕一脸无语的神色,季准夹着了片去骨的酸菜鱼,“啊,张嘴。”

      陈慕张嘴,鲜嫩爽滑的鱼肉就送进了他的嘴里,如此进行了三四次,迎视着季准甜腻到渗人的目光,陈慕不得不出声阻止道:“我自己来。”

      话音刚落,门口突然响起一道年轻的男声:“总裁,吃饭时间到——”

      看到季准喂陈慕吃饭,陈安铭硬生生把“了”字,他面色尴尬地站在门口,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。看到陈安铭,陈慕跟人招了招手,“小陈啊,过来一起吃啊。”

      季准:“……”

      陈安铭:“谢谢总裁,我跟同事约好了出去吃,那个,我先走了。”说完,他赶紧退出了办公室。

      虽然跟季准见过数次面,而且每次季准看他的时候都面色不善,但他只当陈慕跟季准是很好的朋友,或者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状态,今天撞见季准喂陈慕吃饭,陈安铭不得不相信,陈慕跟季准很有可能是恋人关系。

      陈安铭向来对自己很有信心,认准了一个人后,就会去主动追求,从不会在意两人之间的身份背景悬殊过大,只是没想到,他还没出手追陈慕呢,就已经失败了。

      除了年龄,季准样样都吊打自己,他有什么资格去追求陈慕。

      因为心情失落,陈安铭午饭就随便吃了点,回来的时候,季准还没走,他就跟季准点了点头,“季总好。”

      “等一下。”

      在越过季准身旁时,季准忽然叫住了他。

      脚下步子一顿,陈安铭转头看向季准,却听季准用轻描淡写的语气道:“我跟你们陈总的关系,我希望你不要告诉别人。”

      “您放心。”

      沉默片刻,陈安铭道:“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。”

      季准其实并不担心陈安铭把他跟陈慕的关系透露出去,他巴不得告诉所有人,陈慕是他的人,之所以提醒陈安铭,目的就是想告诉对方,他才是陈慕的男朋友。

      “那就好。”走到陈安铭身旁,季准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陈慕惜才,好好干,他绝对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      “谢谢季总,我会努力工作的。”

      陈安铭不傻,季准这番话,就是在变相地警告他离陈慕远点,不该有心思不要有。

      等陈安铭一走,原本在背后看戏的陈慕闪了出来,“原来你来这里是这个目的。”

      被当场抓包,季准眉间有一瞬的慌乱,随即他很快镇定下来,转身走到陈慕身旁,表情一派无辜,“我有做什么吗?”

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仔细想来,季准还真的什么都没做。

      他就是来给他送饭,然后一不小心让陈安铭看到他喂他吃饭,然后又很好心地鼓励陈安铭好好工作。

      “晚上想吃什么。”

      打击了下潜在的情敌,季准现在的心情倍儿好。

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季准捧起陈慕的脸,微一低头对着陈慕的右脸亲了下去,“别气了,我又没有做什么。”

      推开季准凑过来的嘴,陈慕故意板着脸道:“把保温盒带回去吧。”

      ***

      本以为这不过是个小插曲,没过几天,陈安铭就跟陈慕提出了辞职。陈慕没有预料到对方会辞职,本来他还觉得季准小题大做,现在看来,季准似乎是对的。

      “你真的考虑好了?”

      “嗯。”

      虽然这份工作很好,但陈安铭暂时还不能做到管住自己的心,以前每天干劲十足,是想在陈慕面前好好表现,现在知道陈慕名草有主了,他只能及早抽身,不让自己越陷越深。

      陈慕没有继续挽留,只道: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可以找我。”

      陈安铭朝陈慕深深鞠了个躬,“谢谢陈总。”

      等陈安铭走后,陈慕又要重新招助理了。为了避免类似的情况再次发生,他干脆戴着季准送的戒指上班,戒指还故意戴在无名指上,这么一来,公司员工都知道陈慕名草有主了。

      陈慕这一举动,可把季准高兴坏了,不过他更想让陈慕戴着婚戒去上班。

      没错,为了名正言顺跟陈慕出双入对,不再患得患失,不再当陈慕背后的男人,他想结婚了。

      第111章 番外四

      要想结婚的话, 首先肯定要先搞定占丈母娘。

      跟陈慕交往的这段时间,季准有事没事往白美兰那儿跑,又是送礼又是做家务的,在白美兰那里加了很多印象分。

      白美兰知道季准是陈慕的同学,以前陈慕出国那阵子,季准头几年经常会来看她,后来时间长了就不怎么来了。当时白美兰以为季准是来找陈慕的,跟他说陈慕出国了, 季准说他知道, 那时候她还奇怪, 既然知道陈慕出国了怎么还来陈慕家里。

      季准没跟白美兰说他跟陈慕在一起的事, 来看白美兰也是背着陈慕偷偷来的。

      结果有一次不那么凑巧,跟陈慕撞上了。

      原来过两天是白美兰的生日,陈慕为此特意跟公司请假, 想好好陪陪白美兰。季准以为陈慕是要去出差, 没想到陈慕会出现在这里。

      两人大眼瞪小眼, 谁也没先开口。

      还是白美兰端着饭菜从厨房走出,路过两人身侧时, 道:“你俩愣着干嘛呀,洗洗手吃饭。”

      季准率先回过神来, 屁颠屁颠地跟在白美兰身后,帮忙端盘子。陈慕压下眉,对于季准的不请自来有些生气,同时担心季准在白美兰面前乱说话, 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,一声不吭地进厨房帮忙。

      等到饭菜上齐,陈慕把外婆叫来,四人围成一桌慢慢吃饭。

      外婆有点老年痴呆,把季准错认成陈慕,满脸慈爱地给季准夹菜,嘴上不断道:“阿慕,多吃点,你看你最近瘦了那么多。”

      “谢谢外婆。”

      季准微笑着道谢,然后悄然看了陈慕一眼,见陈慕面无表情地瞪着自己,季准有些心虚,埋头扒饭,没敢再瞧陈慕一眼。

      白美兰给陈慕夹了些他爱吃的菜,嘴上不断夸季准:“季准这孩子人特别好,你不在的这段时间,他经常过来看我跟你外婆,每次来都是大包小包的。”

      说到这里,白美兰看向季准,“以后来别买什么礼品了,浪费钱。”

      季准乖巧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    白美兰对季准是越看越喜欢,又给季准夹了很多菜,“多吃点,有什么喜欢吃的菜跟我说,我以后多做点。”

      “谢谢伯母。”

      陈慕:“……”

      晚上洗完澡,陈慕抹黑钻进了季准睡得客房,正打算好好质问季准到底有什么目的,季准身手敏捷地将陈慕拽入自己的怀里,跟抱着什么不得了的宝贝似的,对着陈慕又亲又抱。

      陈慕:“你属狗的啊?”以前那个高冷傲慢的季准去哪儿了,现在待在他身边的季准,不会是换了个灵魂吧。

      季准:“对,我就是属狗的。”

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“陈慕,你是不是生气了?”

      借着清冷的月光,季准小心翼翼地勾勒着陈慕的轮廓,小声问道。

      陈慕抓住了季准乱动的手指,“我没有生气。”他只是有点吃醋,吃醋他妈跟他外婆对季准那么好,都把他给忽略了。

      “对不起,这次来我应该跟你说一声的。”季准主动道歉。

      陈慕淡淡道:“说吧,你来这里做什么。”

      季准:“我就是想……”

      后面声音太低,陈慕一个字都没有听清,“你就是想什么?”

      季准豁出去了,把嘴凑到陈慕耳边,“我就是想讨好未来岳母。”

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“陈慕,我想跟你结婚。”

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“我跟我爸妈都说好了,他们并不反对我跟你结婚,至于公司未来继承人的问题,等我们老了,我就把所有财产都捐出去。”

      “你爸同意?”

      “他前几年从鬼门关走了一回,对这些身外之物早就看淡了。”

      “其实你可以找人代孕的。”

      季准当真好好考虑了陈慕的这个提议,末了,他揉了揉陈慕的头发:“如果未来能够研究出精子跟精子受精,我可能会考虑把部分财产传给下一代。”

      陈慕:“……”

      他沉默片刻,问:“为什么想把财产捐出去?”

      季准在黑暗中微微一笑,轻轻将唇印在陈慕的额头,“我要谢谢老天把你送还到我身边,所以想多做善事,积累一些福报。”

      陈慕:“不会后悔?”

      回答他的是季准掷地有声的声音:“永远不会后悔。”

      季准知道他跟陈慕未来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,在这段感情里,也许陈慕没有他来的全情投入,但他相信时间可以淡化一切。

      只要他跟陈慕在一起,那他就永远不会有后悔的那一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