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

    穿成恶毒女配的跟班

  • 穿成恶毒女配的跟班 第109节
      傅清寒神色认真地问:“你会离开我吗?”

      苏媛回避了傅清寒的眼神。

      她跟顾久安就是好朋友,绝对不会有超出友谊的关系,如果顾久安真的喜欢她,她会明确拒绝顾久安,当然,在她看来这纯粹是傅清寒想太多了,至于离开傅清寒,苏媛真有想过,因而难免有点心虚。

      将苏媛躲闪的目光收入眼底,傅清寒以为苏媛对顾久安怀有别的情愫,心下一沉,握着苏媛的手指微微收紧,重复了一遍:“你会离开我吗?”

      苏媛不想骗他。

      傅清寒对她的爱太沉重了,为了她可以做出任何事,包括犯罪,这样的爱让她觉得有负担。

      最终,苏媛还是说出了自己真实的想法:“我……不知道。”

      “这是你的真心话吧。”傅清寒自嘲一笑,道:“是不是等三年期限一过,你就可以心安理得离开我了?”

      “……对不起。”

      他最不想听的就是这三个字。

      傅清寒将苏媛的手慢慢收拢在掌心,他抓得很紧,苏媛手都被抓痛了,但没有出声喊疼,两人沉默了将近一分钟,傅清寒放松了力道,轻轻抓着苏媛的手,放在自己心口的位置。

      黑暗中,他的眼神沉静而幽深,有着令人恍惚的温柔跟深情,说出口的话却异常狠绝:“我从来没有想过放你走,除非我死。”

      他第一次没有隐瞒苏媛,跟她袒露了自己最真实的想法。

      没想到差点就一语成谶。

      谁也没有料到一场蓄谋已久的车祸悄然而至。

      霍芷慧对傅清寒因爱生恨,抱着她得不到所有人也别想得到的想法,勾搭一个二流子,然后在一天晚上开走了那个二流子的车。她猜到傅清寒肯定会去找苏媛,便偷偷混入了苏媛的粉丝群,以此了解苏媛的动态,知道苏媛最近在拍戏,就在影视拍摄基地附近蹲点。

      当她看到傅清寒的车向她驶来时,她想也不想就用力踩下了油门,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让苏媛跟傅清寒一起去死。

      吱——

      刺耳的刹车声撕裂了苍穹,伴随着剧烈的撞击声跟车玻璃尽碎的刺响,苏媛头脑里一片空白,只有一个温暖的怀抱,将她用力护在了怀里。汽车轮胎在地面摩擦了很久,车子偏离了行驶轨道,撞上了栏杆,后面的车子躲闪不及撞了上来。

      然而无论汽车遭受多少重击,傅清寒始终将她牢牢护在身下,苏媛挤在狭小.逼仄的车内,茫然地眨了眨眼,只觉得有温热的液体从上方不断滴下,落在她的脸上。

      这时,一双泛着凉意的手伸了过来,轻轻抚上了苏媛的眼睛,苏媛眼睫微微颤动,颤声叫着傅清寒的名字。

      久久没有听到傅清寒的声音,苏媛有些慌,黑暗中她什么都看不到,耳边隐约听到外面行人的惊呼声,她试图拿下傅清寒覆上她眼睛的手,却被傅清寒阻止了。

      空气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。

      傅清寒气息微弱,鲜血濡湿了他的半张脸,眼前早就一片模糊,唯独掌心触摸到的温热真切而清晰,“苏媛,伤着了没有?”他以为摸到的是血,吃力地抬手轻抚着苏媛的脸,想要分辨苏媛哪里受伤。

      “我没事。”

      苏媛摇了摇头,眼泪止不住地从眼眶滑落,泪眼朦胧中,她轻轻握住了傅清寒的手,将傅清寒的手放在她的脸颊,“我们都要活着。”

      “……嗯。”

      傅清寒觉得眼皮有点重,又怕睡过去了,就再也醒不过来了,他靠在苏媛的肩上,睁大眼,努力想要看清苏媛的样子,然而车内光线太过昏暗,他什么都看不清。

      果然啊,亏心事做多了,总会有报应,只是没想到报应会来的这么快。

      真的不甘心啊。

      “如果我死了,你会……忘了我吗?”

      车外有人设法营救,正想办法将被撞的变形的车门掰开,苏媛紧紧握住傅清寒的手,回的很快:“如果你死了,我会马上忘了你,然后交新的男朋友。”

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“如果你没死——”

      苏媛语声哽咽,停顿了半秒,道:“如果你没死,我们就结婚。”

      结婚啊。

      傅清寒想说一言为定,然而他太累了,沉重的眼皮最终闭合,他彻底陷入了黑暗中。

      一年后——

      三年一届的金桂奖颁奖盛典,在万众瞩目中如期举行,颁奖盛典群星璀璨,苏媛跟顾久安凭借着薄玺的那部电影《再生》,双双入围了金桂奖影帝影后的候选名单。

      作为本届金桂奖影后的热门人选之一,苏媛少不了要受到媒体记者的重点采访,有记者注意到苏媛左手无名指上戴了一款鸽子蛋钻戒,迟疑地问:“苏小姐,你知道戒指戴在无名指上意味着什么吗?”

      苏媛随着记者的目光望向自己的无名指,然后大大方方地将那只璀璨闪耀的钻戒展现在镜头前。

      “如你们猜测的那样,我结婚了。”

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没等记者发问,苏媛主动提起:“本来我也没想过那么早就结婚的,一年前我跟我先生出了车祸,当时我承诺我先生,只要他能平安醒来,我们就结婚。”

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记者们面面相觑。

      苏媛淡淡一笑,道:“一开始我想等时机成熟了,再跟大家公布这个喜讯,只是——”顿了顿,她的语气要多无奈有多无奈,“我先生是个醋坛子,每次看到我的绯闻都会不开心,这次戒指也是我先生执意要我戴的,希望大家以后不要再胡编乱造有关我的不实报道了,我先生看见了会吃醋的。”

      正在看直播的某人,听到苏媛说他是醋坛子时,不禁被咖啡呛了一下。

      他什么时候吃醋了?

      他只是小小地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而已。

      没过多久,盛典就正式开始了,《再生》剧组坐在一排,身为男女主的苏媛跟顾久安坐在一起,顾久安瞄了眼苏媛手上的婚戒,撇撇嘴,道:“傅清寒眼光不怎么样嘛,钻戒这么大,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财大气粗么。”

      苏媛瞄了眼手上那款闪瞎人眼的八克拉钻戒,道:“我也觉得太大了。”她低调惯了,尤其这款婚戒要八位数,想想就肉痛。

      “什么时候办婚礼?”

      “年底吧。”

      顾久安“哦”了声,心里有些小失落,随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眼里闪烁着不怀好意的神色:“对了,我最近知道一件事,不知道要不要告诉你。”

      “什么事啊?”

      “你知道喜缘真正的总裁是谁吗?”

      苏媛想了想,道:“挺神秘的,据说是一个叫夏时寒的男人,不过我没见过他,听时栎说人家是大老板,就是挂名拿分成。”

      “什么夏时寒,也就骗骗你这傻丫头。”顾久安嗤之以鼻道:“实话告诉你,夏时寒就是傅清寒。”

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“傻了吧。”

      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      “你就别管我怎么知道的,总有我的渠道,是真是假你回去问问傅清寒不就行了。”

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苏媛暗中咬牙,傅清寒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她!!!

      等到颁奖盛典结束,苏媛众望所归,捧回了金桂奖影后的奖杯,成了同一批小花中最先拿到影后奖杯的流量女星,当之无愧的小花第一人,她无暇参加庆功宴,第一件事就是回去质问傅清寒。

      “夏时寒是谁?”

      傅清寒眸光一闪,装傻道:“不是喜缘的幕后总裁吗?”

      苏媛一看到傅清寒眼里闪过的精光,就知道他没说实话,半眯起眼,道:“你还不肯坦白吗?我看婚礼还是延期好了。”

      一听到婚礼要延期,傅清寒马上耷拉着眉,没精打采地道:“好吧,我说实话,夏时寒是我起的假名。”

      果然。

      苏媛继续威逼:“你还有什么瞒着我吗?”

      傅清寒如实道:“当初你要签约盛世,凭空杀出来个霍廷琛前女友来搅局。”他偷偷观察着苏媛的神色,小心翼翼地道:“其实那个前女友是我找回来的。”

      “还有呢?”

      “我知道星辰总裁顾淳华是个弟控,而顾立飞是有名的花花公子,所以——”

      苏媛怒,“又是你搞的鬼?”

      傅清寒赶忙搂住苏媛的腰,识时务地道:“老婆,我错了。”

      苏媛:“错哪儿?”

      “我不应该背着老婆耍这些手段的。”

      苏媛瞥了眼傅清寒,加重语气道:“我很生气。”

      “老婆别生气。”

      “放开我……唔……”

      苏媛还在气头上,想要把傅清寒推开,余光瞥到傅清寒从额头深入发际线的一条发白的疤痕,推拒的动作一顿。

      一年前的那场车祸太过惨烈,霍芷慧跟司机当场死亡,其他遭受波及的汽车车主或多或少都受了伤,苏媛有傅清寒保护,只是擦破了点皮,而傅清寒则因为伤势过重,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月。

      只要人没事,骗不骗的又有什么关系。

      想到这里,苏媛叹息了一声,主动揽上傅清寒的肩膀,配合着他的吻。

      把苏媛推倒前,傅清寒眸光微闪,琢磨着要不要把套套戳破,生个小傅清寒出来,转念一想,万一被苏媛发现了,后果不堪设想,算了算了,造人计划还是以后再说吧。

      作者有话要说:  呼,终于完结啦~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投出了霸王票哦~

     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^_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