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

    穿成恶毒女配的跟班

  • 穿成恶毒女配的跟班 第108节
      差不多到凌晨两点,苏媛被折腾的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,眼皮沉重的睁不开,细密的吻在她的脸上流连,苏媛想要翻身背对傅清寒,傅清寒不让,箍着她的腰,哑声道:“嫁我。”

      苏媛含糊地道:“三年时间还没过呢。”

      “我不想等了。”

      “我困了。”

      苏媛困得不行,“有什么事明天再说。”

      “好吧。”

      傅清寒俯身吻了下她的额头,“睡吧。”

      得到傅清寒的首肯,苏媛下一秒就沉入了梦乡。

      隔天傅清寒提起结婚的事,苏媛装傻说她不记得了,傅清寒捏捏她的鼻子,道:“你不记得的话,我不介意让你想起来。”说罢,他作势要去解苏媛的衣服。

      苏媛吓了一跳,忙捂住领口,道:“我还要拍戏。”

      “那结婚的事——”

      苏媛立马道:“我考虑考虑。”

      是要好好考虑考虑了。

      本来苏媛是认真想过跟傅清寒结婚的事的,三年期限已经过了一年,再加上傅清寒给她的一年期限,最迟三年,不出意外的话她会成为傅太太,然而自从看到傅清寒的黑暗一面后,她心里就有了顾虑,她不知道傅清寒私下里还做过什么她不知道的事,她觉得自己被困住了,这种被束缚的感觉让她有点喘不过气。

      或许,和平分手才是她跟傅清寒最好的结局。

      傅清寒察觉到了苏媛心底微妙的转变,他看出了她的迟疑跟退缩,像只乌龟一样把自己的脑袋跟四肢缩在了壳里,这种情形不是他乐于看到的,果然啊,霍芷慧的那些话还是对苏媛产生了影响。

      只是,他能用尽心机让苏媛来到他身边,却不能让苏媛心甘情愿跟他在一起,这一个认知让他感到挫败,却也无能为力,都说感情是不能强求的,他偏要强求,还死不悔改。

      ——

      知道季安雅从中搞事后,傅清寒也没拿季安雅怎么样,只是在季氏集团濒临破产之际,稍微推了一把,加快了季氏破产的进程,季安雅仅有的那几千万被季父全砸了进去,很快就血本无归。

      家里破产,又被娱乐圈封杀,季安雅只能凭借着曾经的名气,靠走穴营生,至于季安雅最后会落到什么样的下场,就不在傅清寒的考虑范围之内了。

      至于霍芷慧——

      傅清寒本想找人把霍芷慧扔到贫困落后的国家,让她自生自灭,想起苏媛跟他说的那些话,他就有些犹豫,他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对的,斩草就要除根,不能给别人反击的机会,哪怕霍芷慧现在已经掀不出什么风浪了。

      可是,万一被苏媛知道了,他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。

      他不敢赌。

      算了,傅清寒心想,苏媛看不惯他的这些手段,那他就不做,只要苏媛乖乖待在他身边,他不介意收起他锋利的利爪,扮演苏媛喜欢的模样,温润、体贴、无害,当一个合格的男朋友,当然,如果是苏媛的丈夫就更好了。

      这一厢,电影拍摄进度已经进入了尾声。

      苏媛饰演的禾苗,遇到了曾经侵.犯她的被火灼伤脸的孤儿院院长萧正邦,这次萧正邦回来是为了报仇,原来当初那把火,是禾苗放的,火灾发生那晚,萧正邦被锁在了屋里,透过门缝向外求救时,他看到了禾苗那双寒星般冷漠的充斥着仇恨的眼。

      侥幸破窗而逃的萧正邦,带着一身被火灼伤的疤痕,一直在寻找禾苗的下落,最终在一家便利店找到了他要找的人。

      最后一幕戏,是顾久安饰演的沈知故,抱着萧正邦从顶楼的天台同归于尽的场景,苏媛跟顾久安还有薄玺讨论了很久这场戏该怎么拍,最终达成一致,决定临时加一场亲吻额头的戏。

      而苏媛在电影里的造型是没有刘海的,等于说顾久安的唇要跟苏媛的额头有亲密接触。

      傅清寒知道后,脸上没有表现出不高兴的神色,私下里却找到薄玺,问他能不能把这场戏删了,傅清寒是这部电影的投资商,薄玺再清高也不敢得罪傅清寒,就含糊其辞地说要跟演员再商量商量。

      傅清寒道:“你是这部电影的导演,怎么拍是你说了算,我只想要一个明确的答复。”

      薄玺知道糊弄不了傅清寒,叹了口气,道:“傅总,这个吻戏是有必要的,不是胡乱加的,而且只是碰一下额头——”

      傅清寒:“碰一下也不可以。”

      薄玺:“……”

      没办法,傅清寒话语权最大,薄玺这个小导演只能听他的,把这个决定跟苏媛还有顾久安说时,两人都不太理解,不知道薄玺怎么就变卦了,要知道这个吻戏最开始还是薄玺自己提的。

      现在说不拍了,这不是打薄玺自己脸吗?

      薄玺当然不能把真实情况告诉他们,就瞎掰道:“有时候遗憾也是一种美,最后那段表白也掐了吧,沈知故带着遗憾死去,相信一定会感动观众的。”

      薄玺是导演,当然薄玺说了算,苏媛没有异议,顾久安……很有异议。

      能让薄玺改变主意的人,只有一个,那就是傅清寒,顾久安皱眉看向傅清寒的方向,隔着不远的距离,顾久安看到傅清寒脸上露出一个模糊的笑容,这让顾久安断定,一定是傅清寒搞的鬼。

      好不容易能跟苏媛来次亲密接触,还被傅清寒这厮破坏了,顾久安越想越不痛快。

      不痛快归不痛快,他还是很有职业操守的,导演一说“a”,顾久安马上就进入了状态。

      萧正邦将两人引到了天台,这片区域没有摄像头,沈知故为了保护禾苗,跟萧正邦进行了殊死搏斗,萧正邦手里有刀,沈知故腹部被捅了一刀,身上也是大大小小的伤口,鲜血将他身上的白衬衫染成了红色。

      沈知故摇晃着身体朝角落的禾苗走去,每走一步,鲜血一滴滴落在地面,偶尔血迹里会印上沈知故的半个脚印。禾苗满眼泪水,摇晃着头,嘴巴抖得不成样子,她饿了好几天,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。

      嘴唇不断开合,低若的声音从她嘴里溢出:“快……走。”

      沈知故笑,然后摇头,失血过多的缘故,他的眼里没有了焦距,整个人虚弱的随时都要倒下,然而他迈向禾苗的脚步,却坚定如斯。时光仿佛回到了十年前,十多岁的禾苗拉着他的袖子,满眼的祈求,希望他能带她一起走,当时他没能救她,这一次,他绝对不会将她抛下。

      在他身后,萧正邦握着沾满鲜血的水果刀,狰狞地笑着。

      片场安静极了,除了机器运作的声音,再没有其他响动,傅清寒只觉得身临其境一般,感受到了当事人的绝望跟无助,即使他看到剧本,知道接下去会如何发展,他还是不由自主地为男女主感到揪心。

      他不得不感叹,苏媛跟顾久安的演技实在是好,让所有人都沉浸在了戏里。

      拍戏还在继续。

      傅清寒看到沈知故在禾苗面前站定,也许是伤口太疼,沈知故笔直的背脊弯了下来,开始小声咳嗽,咳出微小的血沫,随后他用食指擦去嘴角的血迹,目光温存而留恋地看着被绑在石柱上的苏媛。

      这时候,身后响起了迟缓的脚步声。

      沈知故没有回头,而是俯身将唇凑到了禾苗耳边,轻轻说了一句话。

      待在监视器前的薄玺看到这一幕,微微怔了怔,不对啊,剧本里没有这一出啊,要说顾久安在演跟女主告白的一幕的话,顾久安说的那么小声,鬼知道他在苏媛耳边说了什么,屏幕前的观众就更听不到了。

      薄玺拿起了对讲机,想要喊“卡”,但出于对顾久安的信任,他犹豫了下又放下了对讲机,想看看顾久安到底在搞什么鬼,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幕,让所有人都始料不及。

      顾久安在苏媛耳边说了一句话后,毫无预警地捧起苏媛的脸,深深深深地吻了下去。

      扮演萧正邦的演员看到这个情况,也愣住了,奈何导演没有喊停,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,按照原先的设定将道具刀架在了顾久安的脖子上,然后说出剧本里的台词。

      幸运的是,这一次顾久安没有不按常理不出牌,只是在跟孤儿院院长同归于尽前,他将苏媛的眼睛用黑布蒙住了,不让她看到接下来惨烈的一幕。

      等到这场戏拍完,薄玺已经不敢看身边傅清寒的眼睛了,傅清寒连亲额头的戏都不允许,现在吻戏都上了,薄玺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。

      为了这场戏,苏媛两天没吃饭,再加上情绪波动太大,这会儿她有点累,工作人员一把绳子解开,苏媛就无力地往下滑,在要坐到地上前,一双手伸了过来,将她扶住。

      苏媛看向来人,见是傅清寒,她朝他虚弱笑笑,把头靠在他肩膀,小声道:“等电影杀青,我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。”

      傅清寒轻轻摸了摸苏媛的头发,含笑回:“好。”丝毫不提刚才那个吻戏。

      苏媛知道这个男人小气的很,表面上看神色如常,心底不知道怎么介意呢,想了想,轻声解释道:“我也不知道他会亲上来。”

      “我知道。”

      “我相信顾久安这么做肯定有他的原因,一会儿我去监视器前看看拍摄效果怎么样,我有预感,顾久安自由发挥的这段表演会很不错。”

      傅清寒:“……”

      去监视器前看了刚才的那段表演,效果超出预期,等顾久安来了,苏媛靠在傅清寒怀里,笑着问顾久安:“你怎么想到这么演的,比我们原先设计的好很多。”

      顾久安看了眼眸色渐冷的傅清寒,耸耸肩,道:“我也是临时想到的。”

      苏媛语气听上去有些惋惜:“如果你能提前跟我说一声就更好了,太过突然,我的表现不够完美。”说着,苏媛跟薄玺道:“导演,要不我们再来一遍吧。”

      再亲一次,傅清寒还不剥了他的皮。

      薄玺吓了一跳,赶紧道:“不需要重拍了,你表现的非常完美。”

      见苏媛还想说什么,薄玺赶紧转移话题:“对了,顾影帝在你耳边说了什么?”

      苏媛迟疑,“老实说我也没听清楚,这个问题你问当事人比较好,老板,你说对吧?”

      顾久安骄傲地挺起胸膛。

      薄玺就问顾久安:“你到底说什么啊,我爱你?对不起?还是原谅我?”

      顾久安摇摇头,“都不是。”

      “那是?”

      “我也不知道我说了什么。”顾久安无辜地眨眨眼,故作深沉地道:“当时的氛围,感觉应该说些什么,就是不知道该说什么,就嘴巴动动,让观众自己猜好了。”

      薄玺:“要不要这么敷衍。”

      顾久安漫不经心揪着嘴唇上的皮,道:“不过现在我想好说什么了。”

      “说什么?”

      顾久安放下手,看向苏媛,澄澈深邃的眼里多了一抹认真的神色,“再见了。”

      苏媛一怔。

      怎么有种顾久安在跟她告别的错觉。

      顾久安笑笑,想伸手摸摸苏媛的头发,对上傅清寒虎视眈眈的目光,他只好克制住这股冲动,道:“小禾苗,再见了。”

      苏媛以为顾久安还没从角色中出戏,便认认真真地回了一句:“沈知故,再见。”

      看着苏媛眼里闪烁的真诚的眸色,顾久安心底泛起一丝酸涩,他在电影里跟苏媛谈了一场朦胧的恋爱,现在电影结束了,他也该回归现实了,有些事错过了就是错过了。

      妈的,他怎么就这么惨,他的爱情还没开始就结束了。

      想到这里,顾久安忍不住望着天空,长长长长地叹了口气。

      ——

      因为公司有事,顾久安提前离开了剧组,没能参加杀青宴,苏媛在杀青宴上喝了一点酒,傅清寒作为电影投资商,也出席了电影杀青宴,等到杀青宴结束,苏媛跟电影主创还有演员一一告别,然后跟傅清寒一同离去。

      傅清寒还在介怀顾久安亲苏媛的事,一上车,两眼就直勾勾地盯着苏媛的嘴唇,他的视线太过灼热,让人想忽视也不行,苏媛无奈,道:“那是工作。”

      “我知道。”

      傅清寒俯身亲了亲苏媛的嘴唇,一次不够就连续亲了好几次。

      苏媛红着脸,轻推了推他的胸膛,“有人。”

      傅清寒便摸索着摁下中控台按钮,将驾驶座跟后座隔离,好方便他亲吻苏媛。苏媛被吻的气喘吁吁,一吻毕,苏媛靠在傅清寒肩上微微喘气,傅清寒则垂下眼把玩着苏媛纤长的手指。

      暧昧迷离的氛围中,傅清寒缓缓出声:“如果,顾久安喜欢你,你会怎么办?”

      苏媛先是疑惑,随即直觉否认:“不会的。”

      “我是说如果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