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

    穿成恶毒女配的跟班

  • 穿成恶毒女配的跟班 第107节
      那些不堪屈.辱的画面在霍芷慧脑海里一一闪过,她怎么也想不到,对她做出这种事的人,竟会是他。

      那个清冷淡漠不合群的少年,看起来干净的好像是天边的云,她一直努力追随他,却怎么也够不到,就连他家庭破产,从云端跌落到泥地,他宁愿一个人抗也不愿为了她的帮助而答应跟她在一起。

      多么可笑啊。

      原来害她到这个地步的人,竟然是她最爱的人。

      强烈的恨意充斥在她的胸.腔,原本恐惧慌张的霍芷慧像是换了一个人,苍白虚浮的脸上阴云密布,她用看死人的目光看着季安雅,极缓极缓地问:“为什么……要跟我说这些?”

      季安雅悠悠一笑,反问道:“告诉你真相不好吗?”

      她一直都知道霍芷慧对傅清寒的爱到达了不择手段的地步,不然前世也不会故意把贺铭塞给她,好让她跟傅清寒解除婚约,霍芷慧要是知道害自己那么惨的人是傅清寒,肯定会发疯的。

      季安雅现在什么都没有了,她知道傅清寒不爱她,不然也不会在她走投无路下坑她大半个身家,她也无所谓傅清寒爱不爱她,只是有些可惜,如果傅清寒爱她的话,那她这辈子不会过的这么动荡,既然霍芷慧是害她到这个地步的罪魁祸首,傅清寒又是让霍芷慧做出这些事的诱因,那就让他们一起毁灭好了。

      最好,发疯的霍芷慧能把苏媛也杀死。

      想到这里,季安雅神经质地勾起唇角,扯出一丝笑,笑容鬼魅异常。

      她还没有输。

      那轻柔到诡异的笑声,随着季安雅的走远渐渐消失在了风中,霍芷慧神色木然地站在门口,一动不动,如同一具干尸。罗雨芳小心翼翼地走到霍芷慧身边,轻推了推她的肩,“芷慧啊,你怎么啦?”

      霍芷慧回头看了她一眼,眼里如同住着两口枯井。

      “芷慧啊,你别吓我啊,妈妈知道错了,以后再也不跟你吵架了好不好?”

      霍芷慧依旧没有回答她。

      早在季安雅把真相告诉她的那一刻,霍芷慧就已经死了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霍芷慧翻箱倒柜找出了自己的旧手机,然后从以前的手机卡里找到了苏媛的号码,她不知道苏媛的号码有没有变,用新号打了过去,电话接通了,随即是一道甜美的女声:“请问你找谁?”

      “我找……”霍芷慧张张嘴,发现嗓音有点哑了,她慢吞吞地吐出那个让她深恶痛绝的名字,“我找苏媛。”

      “不好意思,我是苏媛的助理,苏媛现在在拍戏不方便接电话,我一会儿让她打给你好吗?”

      “好的。”

      电话被挂断后,霍芷慧两手用力攥紧,指甲嵌进掌心也不自知。

      晚上的时候,她接到了苏媛打来的电话:“请问你是……”

      霍芷慧用充满恨意的声音道:“是我。”

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“想不到我会打电话给你吧。”

      霍芷慧嘶哑地轻笑了一声,布满血丝的两眼盯着单间里唯一一扇窗户,她妈去公共澡堂洗澡了,现在这间狭□□仄的屋里就她一人,对于苏媛的沉默,她也不在意,用怪异的调子继续道:“我的艳.照看过了吧,拍的好不好看,你看到了是不是很开心啊。”

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“傅清寒对你可真好,是不是把你捧在手心,当公主一样捧着啊?”霍芷慧依旧在笑,声音哑的不成样子,“那你也知道我那些艳/照是傅清寒找人拍的喽。”

      听到这话,苏媛愕然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      “原来你不知道啊。”霍芷慧自顾自地道:“那次你在回剧组的路上,遭遇绑匪绑架,是我做的,你知道,傅清寒同样也知道,傅清寒为了替你报仇,用相同的手段把我绑架了,并找人拍下我的那些不堪入目的照.片,甚至还用恶意剪辑的方式制造了我被轮.奸的假视频,他做的这么狠,有没有觉得很陌生啊。”

      苏媛完全不知道这些,她以为霍芷慧不再针对她,是收手了,没想到是……

      “你是不是觉得傅清寒很温柔,用个成语来形容叫什么来着,哦对,温润如玉,把你宠到了天上,你能走到今天这一步,是不是一直有他在背后保驾护航啊。”

      傅清寒能为她做出这种事,并且瞒的滴水不漏,苏媛还真不知道傅清寒在背后为她做了多少。

      电话里,霍芷慧笑着笑着,语峰一转,恨不得把满腔的怒火跟恨意喷薄而出,声音如同有石子划过一样粗嘎难听:“我那么爱傅清寒,他却用这种恶.毒的手段对付我,他心那么黑,我只恨我当初瞎了眼,居然会喜欢上这么一个面冷心黑的玩意儿,你一定自诩高尚,不屑跟我这种人为伍吧,现在你的男人,用相同的方式替你出头,你觉得他跟我有什么分别。”

      苏媛抖着手,不想再听霍芷慧胡言乱语,啪的一声掐断了电话。

      作者有话要说:  啊啊啊,还有一章结局,然后就是一些番外~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投出了霸王票哦~

     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^_^

      第99章 大结局

      傅清寒乘坐飞机飞回a市后, 第一时间就赶去了片场。

      到达片场时,剧组刚好收工了, 苏媛正跟顾久安说些什么, 夕阳的光晕柔柔地撒下, 在两人身上镀上一层暖黄的光晕, 画面看上去和谐而美好。

      傅清寒跟苏媛招了招手,苏媛看到了,一边跟顾久安继续讨论电影剧情,一边淡淡地冲他点了点头。那副稍显冷淡的模样,落入傅清寒眼底, 他的心不由一沉。

      总觉得今天的苏媛跟以往的她有些不太一样。

      将这个莫名的念头抛到一边, 傅清寒大步朝苏媛走去, 听到脚步声的顾久安抬眸,看到是傅清寒, 眉头当即皱起拉下了脸,身边的苏媛声线平静柔和:“你来了。”

      “嗯。”

      傅清寒看了眼顾久安,跟苏媛道:“一起吃个饭吧。”

      苏媛点头, 随即跟顾久安道:“那我先走了。”

      顾久安:“我还没吃饭呢,一起吧。”

      听到这话,傅清寒刚要出声阻止,苏媛一口拒绝道:“改天吧。”

      “……好吧。”

      顾久安也知道当电灯泡不好, 闻言,悻悻地摸了摸鼻子,忽然想到了被一通电话叫走的霍廷琛, 如果霍廷琛还在,他们两个失意的人刚好可以一起喝闷酒。

      妈的,心里真他娘难受。

      苏媛不知道顾久安的心理活动,跟傅清寒去了家餐厅吃饭,因为有心事,她吃的不多,也不怎么说话,傅清寒察觉到了,顿了顿,抽了张餐巾擦了擦嘴,轻声问:“怎么了?”

      苏媛抬头看了他一眼,嘴唇微动,有些欲言又止。

      对上傅清寒沉静温柔一如往昔的眼神,苏媛深吸了口气,下定决心道:“前不久我接到了霍芷慧的电话。”

      霍芷慧?

      傅清寒微微点头,示意苏媛继续往下说。

      苏媛低头思忖了片刻,语气有些沉重:“霍芷慧在电话里说,是你找人绑.架她并拍下的裸.照。”

      傅清寒做这些事向来小心谨慎,霍芷慧不可能知道这些,除非是季安雅告诉的她,那一瞬他心里不禁有些后悔,古语有云穷寇莫追,在他看来,应该彻底踩死才对。

      然而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,他大可以否认,但苏媛未必为信。

      那一刻,无数念头在傅清寒脑海里滋生,运筹帷幄的他忽地有些慌乱,他紧盯着苏媛,试图用一种试探的口吻问:“如果是我做的呢?”

      苏媛自动省略“如果”两字,只问:“是为了我吗?”

      “……嗯。”

      苏媛不由有些沉默。

      傅清寒扯扯嘴角,“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怕?”

      苏媛依旧沉默。

      傅清寒没什么意味地笑了笑,眼里泛着冰冷的波光,“如果你那时候没能逃脱,艳.照被爆出,人生就毁了,不是所有人都会同情你是受害者,大多数人只会抱着看热闹的心态,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霍芷慧也没怎么样,她落到这个下场,是她罪有应得。”

      直到现在,他也不曾后悔当初的行为。

      苏媛不是圣母,对霍芷慧提不起丝毫的同情,就如傅清寒所说,霍芷慧变成这样是她罪有应得,只是那个刽子手,为什么要是傅清寒呢?霍芷慧有一句话说的没错,他们用同样的侮.辱方式对付霍芷慧,跟霍芷慧又有什么分别。

      苏媛不知道该说什么,低下了头,“对不起。”

      “你不用说对不起。”傅清寒重新抽了张纸巾,仔细地帮苏媛擦掉嘴角沾上的番茄酱,声音依旧轻柔:“我明白你的想法,可我恰恰觉得,以暴制暴,才能让仇人真切地感受到痛苦。”

      傅清寒的动作是温柔的,眼神是柔软的,可苏媛却觉得傅清寒陌生极了,她好像从未认真地了解过真实的傅清寒,直到现在,她才隐约窥见了傅清寒温柔外表下黑暗的一面。

      “这是我真实的想法,吓着你了吗?”

      苏媛张张嘴,最后摇了摇头。

      不管怎么样,傅清寒从来没有伤害过她。

      回了酒店后,苏媛先去洗了个澡,傅清寒静静在沙发上坐着,期间顾久安给苏媛打了两个电话,都被傅清寒无情地挂断了,并删除了通话记录。他心底是有些忐忑的,一直以来他在苏媛面前展现的都是温柔美好的一面,陡然被苏媛知道了他对霍芷慧做的事情,不知道苏媛会不会对他失望。

      等苏媛洗完澡,擦着头发出来,傅清寒起身朝浴室走去,从苏媛身边经过时,他顿了顿,道:“刚才顾久安给你打电话,我把电话挂了。”

      苏媛一愣,“挂了?”

      傅清寒坦白承认自己的小气,“我不喜欢他打电话给你。”

      “呃……”

      “你可以回他个电话。”

      傅清寒道:“等我洗完澡出来,我希望你们的通话已经结束了。”

      苏媛:霸道。

      等傅清寒进了浴室,苏媛找到顾久安的号码拨过去,那边顾久安似乎喝了点酒,醉醺醺地质问:“苏媛,你胆子越来越大了,刚才居然挂我电话!”

      苏媛想说不是她挂的,话到嘴边,又改了口:“那个,傅清寒在我房里。”

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“是不是又在喝酒了?酒量那么差还喝,明天拍戏别又迟到了。”

      顾久安捂着眼倒在沙发上,喝了一半的红酒就放在一旁的茶几上,他声音闷闷的:“我就喝了一点点。”其实他想跟苏媛说,他好像有点喜欢她,但是时机不对场合不对,苏媛已经有了傅清寒,他再说这些话就没意义了。

      “现在时间不早了,快去睡觉。”

      “苏媛。”

      “嗯?”

      “我……”

      顾久安泄气地垮下肩膀,“没什么,我睡觉了。”

      “嗯,好梦。”

      电话结束,苏媛发梢的水珠已经打湿了她的后背,她找来吹风机,有条不紊地吹起头发,头发半干的时候,只听吱嘎一声,傅清寒从浴室里出来了。苏媛没有回头,继续对着镜子吹头发,直到腰被傅清寒从身后搂住,苏媛拿着吹风机的手顿了一顿,刚侧过脸,嘴巴就被亲了一下。

      趁着她怔忪之际,傅清寒伸手关掉她手上的吹风机,将她拦腰抱到了床上。

      接下来就是各种少儿不宜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