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

    穿成恶毒女配的跟班

  • 穿成恶毒女配的跟班 第106节
      傅清寒轻叩着桌面的手指一顿,眸色微闪,“顾久安有说什么?”

      “我们出来的时候就只听到顾先生在叫苏小姐的名字,应该没说什么。”

      傅清寒缓缓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    挂断电话后,傅清寒轻轻摩挲着唇角,垂下的眼睑遮住了眸底深不见底的幽光,他终究还是不放心,拿起电话让人定了明天回a市的机票。

      订好机票后,他轻轻阖上眼,一声叹息从唇畔溢出,无声地念着苏媛的名字,继而自嘲一笑。

      他费尽心机将苏媛留在自己身边,哪怕已经得到了苏媛的身体,他心里终究还是有些不安,就怕顾久安什么时候明白了对苏媛的喜欢,进而跟她告白,届时苏媛会不会就离开他去往顾久安的身边。

      毕竟顾久安确实很好,出身好相貌好能力好,是被众人宠着长大的天之骄子,内心单纯干净,不像他——

      那么的卑劣。

      ***

      顾久安醒来后,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九点了。

      迟到是肯定迟到了,这在顾影帝的演艺生涯中还是头一遭,他头痛欲裂,右手握拳轻轻敲打着额头,等到脑子里那阵刺痛有些缓解,一些零碎的片段突然就灌入了他的脑海。

      他昨晚好像拉着苏媛的手,跟她说了些什么。

      坏了,他不会跟苏媛说了不该说的话吧。

      “啊啊啊啊。”

      顾久安忍不住抱住脑袋长长哀嚎了一声。

      好在房里只有他一个人,也不会有人看到顾久安这不为人知的一面。他起床简单洗漱了一下,步伐虚浮地出了门,门一开,刚好就看到霍廷琛同时开了门,两人大眼瞪小眼,随即不约而同地别开脸,同时哼了一声。

      霍廷琛昨晚虽然没醉,但确实喝多了,一觉醒来头疼的不行,没想到一开门就碰到了顾久安。

      真是晦气。

      霍廷琛冷肃着脸,率先迈开步子,好巧不巧,他跟顾久安的默契再次达到了高度一致,顾久安也迈开了腿,两人互不相让,最后的结果就是肩并肩,并排往前走。

      一路无话地下了电梯,然后各自开车前往片场。

      苏媛早就替顾久安跟薄玺请了小半天假,薄玺又一向崇拜顾久安,当然能够体谅,先拍了苏媛跟配角的对手戏,顾久安到的时候,苏媛那一条刚拍完,苏媛关心道:“你怎么不多睡一会儿?”

      顾久安有些不太自在,眼睛四处乱瞟就是不看苏媛,“睡不着了。”

      “头痛吗?”

      顾久安盯着脚尖,摇了摇头。

      薄玺走了过来,见顾久安脸色不好,关心了顾久安两句,然后小心翼翼地问:“要不我让人去买些醒酒汤?”

      “不用了。”

      他拍戏迟到本来就是他的错,虽说先拍了别人的戏份,没有耽误太多时间,但顾久安对自己向来高要求,心里还是有些自责的,他主动跟薄玺还有工作人员道歉,然后走到一边,招呼剧组化妆师给他化妆。

      苏媛跟过去,化妆师自发地过来给苏媛补妆。

      顾久安还是挂念自己昨晚有没有说错话,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了,只好把话给咽了下去,苏媛只当顾久安宿醉后身体不舒服,让他以后好喝点酒。顾久安讷讷应了声,悄然观察着苏媛的脸色,见她神色如常,不禁松了口气。

      他应该没有多说什么吧。

      霍廷琛的运气不好,跟顾久安同时出发往片场赶,结果顾久安愣是能比他早到一刻钟,而他则在被顾久安甩开后,遇上了堵车,到达片场时,苏媛跟顾久安已经开始拍戏了。

      霍廷琛无声来到薄玺旁边,认真地看着监视器,而薄玺对于霍廷琛的不请自来已经见怪不怪了。

      今天这一场拍的是沈知故跟禾苗告白的场景,由于苏媛跟顾久安配合太默契了,基本一条过,电影进度飞快。

      道具组工作人员尽职尽责地推动洒水车制造下雨的画面,细雨绵绵中,沈知故依旧一身黑色风衣,撑着一把宽大的黑伞,伞面完全往禾苗那边倾斜,雨丝无声地落入沈知故的肩头,将他的半侧衣服打湿也浑然不觉。

      这是他风雨无阻来便利店的第三个月。

      他终是提到了过去,“这些年,你过的好吗?”

      “挺好的。”

      很低的女声,声音里没有高低起伏,纯粹是陈述的语气。

      “那就好。”沈知故垂眸看着地面,嘴唇数次微张,最后缓缓道:“自从孤儿院失火后,这些年我一直在找你。”

      禾苗“哦”了声,恢复的很快:“你以后别来了,事情都过去了,我现在过得很好。”

      锃亮的黑色皮鞋微顿,沈知故停下脚步,转过身看向女孩,声音很轻,如同在自言自语般地重复了一遍:“你过得很好……吗?”尾音微微上扬,显示着他的不确定。

      “是啊。”禾苗缓缓抬起那双被灰雾笼罩的眼眸,眼神里没有丝毫波澜,“你不用觉得愧疚。”

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“那时候你也只是个孩子,怎么可能拯救我呢。”

      沈知故沉默不语。

      尽管已经过去十年,可十年前发生的事情却历历在目,仿佛就发生在昨天,那些黑暗的过去像一层挥之不去的阴云一样笼罩着他,他整夜整夜的失眠,需要靠女人跟酒精才能让自己沉睡。

      他看着禾苗从他的伞下离开,任由渐渐下大的细雨打湿了她的长发,终是出声,一字一顿,成功让女孩停下了脚步。

      “我过的一点都不好。”

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“逃离那个地狱一样的地方,我应该觉得庆幸,我试图想要救你还有其他孩子,但是我发现我的力量太过渺小,那个人渣背后有人罩着,我有想过要救你的,但是——”

      女孩背脊挺的笔直,有种脆弱却坚韧的美感,“我知道,所以我不怪你。”

      沈知故扯扯嘴角,“你不怪我,但是也不会原谅我,对吧。”

      女孩没有说话。

      “如果我说,我喜欢你——”

      当说出“我喜欢你”四个字时,顾久安有短暂的脱离角色,他一时分不清在戏里还是在生活中,脸上适时流露出了一丝茫然,而就是这一闪而逝的茫然,被镜头补充到了,进而让薄玺对顾久安出神入化的演技佩服的五体投地。

      薄玺以为表白应该坚定,可以带有一丝试探,没想到顾久安会以这样的方式演绎出来,转念一想,沈知故又何尝分得清,他喜欢禾苗,到底是因为真心喜欢禾苗这个人,还是因为愧疚想要补偿她,所以那一丝犹豫跟茫然非常的合情合理。

      薄玺哪里知道顾久安在走神,而这幕戏也接近了尾声,禾苗在沈知故表白的那一瞬,语速很快地打断道:“今天有个一直来便利店买烟的男生跟我表白了。”

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“我答应了。”

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那一瞬,顾久安彻底分不清他到底是谁。

      ***

      a市某城中村。

      一间面积不足的二十平米的房间里,一个穿着廉价吊带裙的女人正弯下腰,就着洗脸盆里水洗头,吊顶的电风扇吱嘎吱嘎地摆动着,送来的一丝丝风,非但不能降低屋里蒸笼似的高温,反而让人心情愈发的烦躁。

      霍芷慧洗头洗的满头大汗,汗水顺着脖子哗哗的往下流淌,就像洗了个热水澡。

      她气的把毛巾往盆里一扔,草草用手拧干头发上里水,然后把头发往背后一捋,任由发上滴落的水珠打湿她的裙子。

      “妈,我们能不能换个地方啊,这地方根本不是人住的,而且附近住了好多老光棍,每次我回家都用猥琐的眼神看我,真是恶心死了。”

      罗雨芳以前脾气很好,一直宠着霍芷慧,然而她从养尊处优的豪门贵妇成了个半老徐娘,短短这么些时日老了很多,难免心态失衡,现在女儿又动不动跟她抱怨,她终于爆发,声音尖利地道:“你当你还是什么霍家大小姐啊,好吃懒做,天天去夜店鬼混,你老子坐牢前偷偷塞给我们的三万块,能住什么地方,就只能住这里,你还想住别墅啊,做梦啊你。”

      “妈,你吼干嘛。”

      “要不是你没脑子,撺掇我跟你爸图谋霍氏家产,我们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样的境地,我只恨我当初干嘛要生下你,如果没有你,没人会发现我跟德文的关系,我还是霍家的夫人,怎么会住这种破地方。”

      “你现在倒是怪起我来了。”

      霍芷慧气极,“有本事你当初别生下我啊,自己跟人偷.情还有脸怪我。”

      “你……”

      眼看着母女两人就要吵的不可开交,门口突然响起三声敲门声。

      霍芷慧跟罗雨芳同时住嘴,齐齐看向门口,最终霍芷慧恨恨瞪了罗雨芳一眼,趿拉着拖鞋走过去开门,门一开,明亮的光线驱散了屋里的黑暗,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,带着宽大白色帽子的女人站在了门口。

      “你找谁——”

      女人扶了扶帽檐,帽子下是霍芷慧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,包括那张脸上的疤痕,也是她一手制造的。

      霍芷慧瞪大了眼,看着出现在门外的不速之客,原本不耐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,“你来干什么?”

      “你说呢?”

      季安雅笑盈盈地反问。

      只是不合时宜的笑容在季安雅脸上绽开,让霍芷慧看的心惊肉跳,霍芷慧咽了口口水,声音有些发虚:“你是来看我笑话的,对吗?”

      “没错。”

      季安雅坦然承认。

      虽然她花去了大半个身家,成功在霍廷琛面前揭穿了霍芷慧的真面目,然而知道这桩霍家丑闻的她,同样被重视家族名誉的霍廷琛所厌恶,霍廷琛防着她,为此不惜下令封杀她,所以季安雅现在是彻底没戏拍了。

      她不甘心啊。

      她的星途本来一片光明,她曾是四小花旦,只要她努力提升演技,兢兢业业拍戏,抓住每一个机遇,不说能不能成为影后,她依旧可以做她的大明星,受粉丝追捧,让渣男贺铭仰望,可现在呢,她什么都没有了。

      自从她毁容后,贺铭早就另结新欢,只有一批对她没什么用的粉丝,期待她回归。她以为重生后可以改变命运,可她那还算殷实的家庭,依旧面临破产,她爸根本不听她的劝阻,执意要投资一个注定会失败的项目,她现在仅有的三千万,根本不够他爸赔的。

      而让她落到这个境地的人,就是眼前这个她两世的死敌——霍芷慧。

      她不好过,同样不会让霍芷慧好过,本来她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买通司机撞死霍芷慧,可又一想,让霍芷慧就这么死了,未免太便宜她了,霍芷慧现在日子过得这么艰难,就是对她最好的报复。

      然而这还不够。

      想到这里,季安雅神色诡异,对着满脸警惕的霍芷慧微微一笑。

      “其实吧,不得不说你的预防措施做得非常好,我根本没机会接近霍廷琛,我甚至想过要不要铤而走险,直接跟媒体爆出你的身世,不过那么劲爆的消息,很有可能会被压下,而且这样做会打草惊蛇,说不定我还没斗赢你,就被你狗急跳墙派人杀了。”

      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      “你知道我是怎么接近霍廷琛的吗?”

      这同样是霍芷慧一直以来的疑惑,她冷冷地盯着季安雅,坐在床上的罗雨芳熄了怒火,惊疑不定地看着交谈的两人,不敢出声打扰。

      季安雅冷酷一笑,道:“实话告诉你,是傅清寒帮我的,为此我可是把大半身家都砸进去了。”

      居然是……傅清寒?

      霍芷慧觉得自己的耳朵出现了幻听,季安雅仍不放过她,继续吐出诛心的字眼:“还有,让你身败名裂的那些艳.照,也是傅清寒交给我的。”

      轰隆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