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

    穿成恶毒女配的跟班

  • 穿成恶毒女配的跟班 第105节
      “霍廷琛跟顾久安再有钱,也没有傅清寒有前途啊,别忘了傅清寒可是白手起家的,去年他还获得了政.府颁发的十大青年优秀企业家的称号,我感觉以腾飞目前的发展,将来傅清寒肯定会在历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。”

      “你们就别瞎猜了,别忘了苏媛已经公开恋情了。”

      “这届的网友个个都是福尔摩斯,早就把照片上的男人的身份扒出来了,是傅清寒,而且本尊也在微博上默认了。”

      “如果三个都要那该多好。”

      ……

      苏媛当然不知道别人背后的议论,晚上收工后她跟霍廷琛还有顾久安去了家烧烤店吃烧烤。因为都是公众人物,不少明目张胆在外面吃,不然肯定有很多粉丝围观拍照,霍廷琛索性包了个包厢,点了一箱啤酒,又因为没怎么吃过烧烤,他就每样都点了一下。

      苏媛酒量一般,霍廷琛跟顾久安没灌她酒,两人猜拳,各自憋了劲儿想要将对方喝趴下。

      不知道是不是霍廷琛运气不好,输多赢少,没过多久就五瓶啤酒下肚,而顾久安只喝了半瓶。

      包厢没空调,风扇呼啦呼啦地吹着,苏媛觉得渴,就捧着冰镇的啤酒当水喝,冰冰凉凉的啤酒下肚,身上顿时凉爽了不少,再看顾久安跟霍廷琛,一个赤红着脸,一个脸色如常,彼此眼神都很清明。

      苏媛跟顾久安道:“别喝太多了,明天还要拍戏。”

      “我知道。”

      幸运女神站在他这边,顾久安铁了心要让霍廷琛喝吐。

      霍廷琛经常应酬,酒量非常好,喝了五瓶也不带怕的,他就不信他运气那么坏,撸了撸袖子,“再来。”

      顾久安:“来就来,谁怕谁。”

      苏媛无奈极了,只能闷头吃烧烤,偶尔喝几口啤酒。

      这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,霍廷琛跟顾久安下意识放在酒瓶去摸手机,发现不是他们的手机响,便直勾勾地盯着苏媛,苏媛尴尬一笑,摸出手机,“是我的手机在响。”

      她瞄了眼手机屏幕,转开椅子走到一边,“喂?”

      “睡了吗?”

      电话里传来傅清寒带笑的声音。

      “没有。”苏媛看了看对面的两人,如实道:“在跟顾久安还有霍廷琛吃烧烤。”

      傅清寒故作讶异:“霍廷琛来了?”

      “是啊。”

      霍廷琛说来探班,再联想起他前不久跟她表白过,苏媛到现在还是觉得有些匪夷所思,明明讨厌她讨厌的要死的霍廷琛,怎么可能会喜欢她呢。

      傅清寒在那边沉吟了两秒,问:“他们喝酒了?”

      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    “烧烤店不喝啤酒怎么行。”

      傅清寒笑了,随即道:“你们在哪家烧烤店?”

      “你要过来吗?”

      傅清寒道:“虽然我很想过来,但我现在不在国内,我一会儿派人过去找你们,好把他们两个醉鬼送回去。”

      虽然目前霍廷琛跟顾久安还没醉,不过照这样的喝法,迟早会醉的,苏媛也没推辞,十分好奇地问:“你真的不在国内吗?”

      “是啊。”傅清寒笑问:“怎么了?”

      “没什么。”苏媛摇摇头,意识到傅清寒看不到,就压低声音补充了一句:“就是觉得你好聪明,什么都能猜到。”

      因为他很乐于看到这样的场景,就连霍廷琛能来片场,都是他刻意安排的,为的就是让苏媛跟顾久安在戏外没有时间独处。

      傅清寒当然不能把心里的真实想法告诉苏媛,只是温柔地叮嘱道:“少喝点酒,别喝醉了。”

      “嗯。”

      “最好这段时间别喝凉的。”

      傅清寒想起什么,道:“我记得你例.假快来了吧。”

      苏媛:“……”他怎么连这个都知道。

      打完电话,苏媛把手机揣进上衣口袋里,回到座位上坐下时,就发现包厢内不知道什么时候安静了下来,原本拼酒的两人不喝酒了,两双眼睛盯着她猛瞧。

      苏媛不自在地挪动了下屁.股,“看我干什么?”

      顾久安憋不住话,问:“谁的电话?”

      霍廷琛虽然没问,但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苏媛,显然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很在意。

      “呃,是傅清寒打来的。”

      两人都猜到是谁打来的,还是想确认一下,等得到了意料之中的答案,心里又难受的不行,也没了之前要把对方喝趴下的气势,跟蔫了的公鸡一样垮下了肩膀。

      顾久安酸不拉几地道:“哦,他很关心你嘛。”

      霍廷琛呵了声,道:“人家正牌男友关心一下女朋友很正常啊。”

      “喝酒。”

      顾久安拿起啤酒,兀自将空了酒杯倒满。

      霍廷琛捞过一瓶啤酒,用嘴咬开瓶盖,然后把瓶盖吐到地方,发出叮的一声脆响,接着他就着瓶口咕噜噜喝下了大半瓶。

      “嗝。”

      顾久安见状,把酒杯推开,有样学样地对瓶吹。

      苏媛有心想要阻止顾久安,顾久安一把挥开苏媛的手,把大半瓶啤酒全灌进了胃里,他酒量没霍廷琛好,断断续续喝着,等到喝光了瓶内的啤酒,他再捞一瓶没开的啤酒,想学着霍廷琛用嘴咬开瓶盖,显然他没有经验,死活咬不开。

      霍廷琛打了两声酒嗝,毫不留情地嗤笑出声。

      顾久安恼怒不已,松开嘴,拿起桌上的开瓶器开酒,瓶盖一被揭开,他又要往嘴里灌,一双手伸了过来,不偏不倚刚好堵上了瓶口。顾久安有些醉了,红着脸看向苏媛,皱眉道:“松开。”

      “别喝了。”

      照这样喝下去,顾久安明天肯定爬不起来。

      顾久安不听苏媛的,攥着就酒瓶旁边一拉,等到瓶口脱离苏媛的掌心,他迫不及待就对瓶吹起来。本来幸运女神站在顾久安这边,他赢面很大,现在局势瞬间得到扭转,先醉的人反倒成了顾久安。

      霍廷琛不喝了,扶着瓶口,清明的黑眸里闪过若有所思的神色。

      现在看来,失恋的不止他一个啊。

      这么想着,霍廷琛没有之前那么难受了,放开酒瓶,转而开始吃烤串了,一边吃一边招呼苏媛一起吃。苏媛看顾久安喝的满脸通红,一脸难受的样子,没了先前的好胃口,等顾久安又喝完一瓶,啪的一声倒在了桌上,苏媛过去拍拍顾久安的肩,“醒醒?”

      顾久安扭扭身体,显然喝迷糊了。

      苏媛叹了口气,转而问霍廷琛:“你还好吗?”

      “放心。”霍廷琛轻蔑地瞟了眼开始说胡话的某个醉鬼,道:“我可不像顾久安,酒量这么差劲。”

      苏媛护短,忍不住道:“酒量好有什么了不起,有本事拼演技。”

      霍廷琛:“……”

      在霍廷琛跟顾久安拼酒的时候,苏媛已经吃的差不多了,现在看顾久安醉了,苏媛就想扶顾久安回去休息,于是她跟霍廷琛道:“我先送他回去了。”

      区别对待太明显,霍廷琛忍不住酸溜溜地道:“你干嘛对他这么好,又不是他女朋友。”

      苏媛道:“他是我朋友,他醉了我当然有义务送他回去。”

      “那我也醉了,你也送我回去吧。”

      苏媛:“……”

      她有些狐疑,认认真真将霍廷琛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,因为神情专注,再加上喝了点啤酒,眼里氤氲着一层水雾,看人的时候有种含情脉脉的错觉,霍廷琛忍不住坐直了身体,心跳开始加速,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。

      然后他就听到苏媛轻描淡写的道:“我送你啊。”

      霍廷琛先是一愣,随即赤潮蔓延上了脸颊,他暗道自己没出息,喝酒都不上脸,居然会因为苏媛一句简单的话而脸红。他吞吞吐吐想要说些什么,冷不丁听到苏媛自言自语了一句:“反正有人接送,多一个人不多。”

      霍廷琛一时没明白苏媛的意思。

      等到四个人高马大的壮汉进了包厢,分别将他跟顾久安一左一右架着往外走时,霍廷琛才知道苏媛说的送是什么意思,妈的,说好的靠在苏媛怀里,闻着苏媛身上淡淡的清香,然后被苏媛温柔地扶上车呢?

      更让人吐血的事,这四个壮汉是傅清寒安排的!!!

      因为顾久安是真醉,霍廷琛是装醉,区别对待还要继续,俩壮汉把霍廷琛扔进酒店后就不管了,而苏媛则留在了顾久安的房间,细心地帮顾久安脱了鞋。

      俩保镖跟门神一样杵在门口,苏媛想着不用白不用,就指使两人去打盆热水给顾久安洗脸跟洗脚。

      两人本来就听了傅清寒的叮嘱,要看着顾久安,别让顾久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,听到苏媛的吩咐,当然是屁颠屁颠照做了。苏媛舒了口气,瞥了眼床上四仰八叉的某人,忍不住摇头嘀咕了一句:“不会喝还喝那么多,跟霍廷琛争什么气呢。”

      “苏媛,苏媛。”

      顾久安闭着眼,含含糊糊地叫着苏媛的名字,似乎是有些不舒服,他伸手扯着领口,估计是衬衫的领口太紧卡住脖子了。

      苏媛上前两步,伸手搭上了顾久安领口的纽扣,帮他解开了两颗扣子,心想一会儿让保镖帮顾久安换上睡袍,这样可以睡舒服点。要抽回手时,手腕突然被一只炽热的手攥住,苏媛看向顾久安,却见顾久安不知道什么时候半睁开了眼,眼里迷蒙一片。

      “苏媛。”

      “我在。”

      “苏媛。”

      顾久安只顾着叫苏媛的名字。

      苏媛耐下性子,道:“你醉了。”

      顾久安醉迷糊了,红着脸,跟小孩一样抓着苏媛的手腕,然后抓着苏媛的手指了指自己心口的位置,特别委屈地道:“难受。”

      “是不是衬衫太紧了?”

      “好难受。”

      苏媛觉得衬衫看着是有些紧,可能是勒的顾久安不舒服,见保镖端着水盆出来,她指挥两人道:“帮他把衣服脱了,换上酒店提供的睡袍吧。”

      “是,苏小姐。”

      两个保镖走了过来,发现顾久安攥着苏媛的手腕,想也不想就把顾久安的手拉开,顾久安胡乱叫着苏媛的名字,没多久又迷迷糊糊阖上了眼。

      这一通折腾,苏媛回到自己房间已经晚上十点了。

      她洗了个澡后就倒头睡去。

      而另一厢,负责看护顾久安的其中一个保镖走到一边,打个电话给傅清寒汇报了刚才的情况。

      “老板,顾先生喝醉了,现在已经睡着了,苏小姐也回了自己的房,苏小姐对顾先生很照顾,不过没有任何过分亲密的举动,不管是给顾先生洗脸洗脚还是换睡衣,都是由我们代劳的,而且换睡衣时,苏小姐避嫌走开了。”

      “嗯。”

      “对了,我跟阿达端着水盆出来,看到顾先生拉着苏小姐的手,一直在叫她的名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