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

    穿成恶毒女配的跟班

  • 穿成恶毒女配的跟班 第104节
      “你还认识我吗?”

      沈知故背对着禾苗,轻声问了一句,身后久久没有声音传来,沈知故垂下眼睑,自嘲一笑,往门外走的时候,跟一个带着帽子身材微胖的中年男人擦身而过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傅清寒静静看着监视器里的画面,他不是没有探班过苏媛,只是之前的每一次,他都知道是假的是在演戏,没有放在心上,唯独这一次,他不能做到客观。

      苏媛跟顾久安的表现太默契了,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都是戏,完全看不出这是两人第一次合作。

      傅清寒知道自己在嫉妒。

      怎么可能不嫉妒呢?

      要论合适,顾久安无疑比他更适合苏媛,他们都是演员,顾久安能给苏媛提供很多帮助,而且苏媛对顾久安非常的信赖,傅清寒有时候会想,如果他没有先下手为强,如果顾久安先他一步跟苏媛表白了,那么现在跟苏媛在一起的人,是不是就是顾久安了。

      这种想法如同蚂蚁一样一点点啃食着他的心。

      想得到,想完全让苏媛属于他。

      晚上收工回酒店,傅清寒又赖在了她房间不肯出去,只不过这一次跟以往有些不太一样,似乎要擦.枪走.火?

      作者有话要说:  不出意外,明天就完结啦~么么哒~

      第98章 四合一

      黑暗中, 苏媛就看到傅清寒那双眼亮的惊人, 活像要把她生吞活剥一样。

      她微喘了口气, 努力伸长手去够灯的开关,手刚触到开关,一双灼热的手就覆上了她的手背,然后把她的手抓了回来。苏媛只觉得脸颊热度在逐渐攀升, 渐渐就蔓延到了脖子, 明明开了空调,空气却闷热无比。

      苏媛倒也不是不愿意, 主要是没经验, 心里有点虚。

      她在同意跟抵抗之间犹豫,眼看着事情的发展要控制不住了, 她忙用另一只手攥住傅清寒的手腕, 努力让自己维持清明, 一出口声音有些哑:“你不是说要结婚才……”

      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小, 她自己都听不清。

      傅清寒抵着她的额头, 目光直直地看着她, 声线同样喑哑:“我后悔了。”

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偏傅清寒哑的嗓子又重复了一遍:“苏媛,我后悔了。”

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后悔了咋办?

      要不就办了?

      活了两辈子,万一什么时候她穿回去了,然后发现她在现实里已经死了, 有些事没做过想想还有些亏。

      想到这里,苏媛忍不住用问询的眼神盯着傅清寒,不过黑灯瞎火的, 傅清寒也看不清她眼神里的内容,只觉得她推拒的动作没有一开始那样的坚定。

      傅清寒:“如果你不愿意,你就拒绝我。”

      苏媛迟疑着出了声:“我……唔……”

      刚说了个“我”字,嘴巴就被傅清寒堵住了,被吃干抹净之前,苏媛迷迷糊糊地想,怎么他又来这招,明明给她拒绝的机会,就如当初她想要报恩尝试跟他在一起,他说给她反悔的机会一样,他说要给机会,却从来没兑现过。

      翌日。

      苏媛到片场时,大夏天的往脖子上带了条丝巾,好在戏里发生在秋天,带丝巾也没有多违和。等到回到休息区,顾久安看苏媛热的额头不满汗水,伸手揪住那条丝巾的边缘,“那么热,带什么丝巾——”

      不知道看到了什么,顾久安面色一僵。

      他又不是什么无知的少男少女,哪里看不出苏媛脖子上印上的斑驳红印是什么,他抬起眼,对上苏媛尴尬微红的脸色,沉着眼帮苏媛整理了丝巾,好盖住那些暧昧的痕迹。

      苏媛没料到顾久安会突然动她的丝巾,轰的一下就红了脸。

      “那个……”

      她试图开口缓解尴尬,又不知道说些什么。

      顾久安语气还算平静,问:“你认定他了?”

      苏媛:“嗯。”

      不出意外的话,她跟傅清寒就这样过一辈子了。

      “你喜欢他什么呢?”顾久安觉得心里有些酸,他忽略掉心里的酸涩,忍不住给自己找虐。

      苏媛见顾久安没有说她不敬业,在酒店跟傅清寒鬼混,内心不由松了口气,听到顾久安的问题,苏媛想了想,道:“他对我很好。”

      “你就图他对你好啊。”

      顾久安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妈的,傅清寒这小子真会钻空子,苏媛以前没谈过恋爱,傅清寒稍微对苏媛好一点就把苏媛拐跑了,不免痛心疾首道:“女孩子不能光图男生对你好,万一哪天他把对你的好收回去了怎么办?”

      苏媛倒没想那么多,她对感情一事一向认为,两个人合得来就在一起,合不来就分开,凡事就讲求一个缘分。

      “唔,他还是钻石王老五,长得帅、有钱、对我好,这些优点够不够?”

      顾久安听了,忍不住腹诽道,他也是钻石王老五好不好,长相不比傅清寒差,虽然不是白手起家,但还是有能力的人,而且他同样对苏媛很好,怎么没见苏媛喜欢他呢?

      他对傅清寒很不满意,瞧了眼苏媛,道:“你个小傻子,小心被人骗了还给他数钱。”

      苏媛认真回:“不会的,他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
      顾久安:“……”

      恰好傅清寒请剧组全体工作人员喝饮料,拿了两瓶冰镇饮料过来,听到苏媛说的那句话,扬了扬眉,笑问:“你们在聊什么?”

      顾久安没好气地道:“没什么。”

      苏媛接过饮料,咕噜噜往肚子里灌了好几口,随后满足地喟叹了一声,笑眯眯地道:“哦,我们在说你是钻石王老五,英俊多金温柔,这么好的男朋友打着灯笼都找不到,所以我一定要牢牢抓住你。”

      听到苏媛说了一通夸他的话,傅清寒先是愣了一愣,随即低笑了两声。

      他知道苏媛是故意说这些话好岔开话题的,也不说破,笑意从眼里弥漫开来,渗透到了眼角眉梢,随即想到了什么,问:“身体有没有不舒服?”

     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,要是换成旁人,肯定以为是苏媛生病了,奈何顾久安才看到苏媛脖子上的吻.痕,当然不会搞错傅清寒话里的意思,他彻底黑下了脸。

      苏媛摇摇头,小声道:“没有。”昨晚傅清寒动作虽然生涩但是很温柔。

      “那就好。”傅清寒看着苏媛的头顶,道:“我还买了药膏。”

      砰——

      顾久安听不下去,重重将手里的饮料往桌上一放,这个傅清寒当着他的面跟苏媛打情骂俏,简直就是不把他放在眼里。

      这一动静成功吸引了苏媛跟傅清寒的注意,没等苏媛询问,傅清寒不紧不慢地开了口:“顾总,你最近是不是有些上火。”

      顾久安:“……”

      “要不要我派人给你买些清热解毒的药来?”

      “……不用。”

      ***

      虽然苏媛跟傅清寒滚.床.单这件事把顾久安气的不轻,但他是个有着良好的专业素养的人,不会把工作跟私人感情混为一谈,当薄玺喊“a”,他马上就进入状态,成了沈知故。

      傅清寒有事要忙,不可能天天在剧组陪着苏媛,虽然他成功把苏媛吃了,但依旧不放心让苏媛跟顾久安待在一起,思来想去,故意把霍廷琛提溜出来。

      苏媛跟顾久安拍电影这件事,整个娱乐圈都知道,不少明星都羡慕苏媛的好运气,霍廷琛身为盛世娱乐总裁,当然有所耳闻,他对苏媛贼心不死,暗戳戳想要挖傅清寒墙角,奈何他不是这部电影的投资商,屡次三番想要来剧组探班,都被傅清寒的人堵在了外面。

      当然这些事苏媛是不知道的。

      等傅清寒走了,没过两天,霍廷琛就屁颠屁颠来到了剧组。

      他前一阵子忙着处理家里那堆烂摊子,好不容易把公司亏空补齐了,顺便将常德文送进牢里,终于有时间来找苏媛了,结果苏媛的电影已经开机了,听说傅清寒是这部电影的投资商,霍廷琛懊恼不已,觉得自己错过了这么好的一个跟苏媛接近的机会。

      不过,没能把霍芷慧跟罗雨芳那对母女送进牢里,霍廷琛还是有点可惜的,怪只怪没切实有力的证据证明母女两人也参与了挪用公款这件事,常德文心知牢狱之灾免不了,干脆把有所罪责都揽到自己身上。

      霍廷琛其实是有些敬佩常德文的,至少像个男人。

      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抛到脑后,霍廷琛闲庭信步般地踱步到薄玺身侧,弯腰盯着监视器里的画面看。薄玺瞄了眼霍廷琛,他跟霍廷琛没什么交集,朝他点了点头后很快收回目光,重新看向监视器。

      说起来,苏媛跟顾久安实在是配合默契,很多戏份都是一条过的,薄玺知道苏媛演技有灵气,《疯狂的越狱》里的那个女精神病人就被她演得惟妙惟肖,没想到她年纪轻轻居然能胜任禾苗这样沉重的角色。

      很少有演员跟顾久安对戏,能不被顾久安抢风头的,薄玺已经可以预见,苏媛未来的星途绝对不可估量。

      等到薄玺喊了声“卡”,让道具组工作人员准备下一幕场景时,霍廷琛啪啪地鼓起了掌,并且在苏媛朝他这里走来时,毫不犹豫地夸赞道:“苏媛,演得不错。”

      苏媛不知道霍廷琛来这里干嘛,据她所知,霍廷琛可没有投资这部电影。

      “霍总好。”

      苏媛跟霍廷琛打了声招呼,然后窝在监视器前看她刚才演的内容。

      霍廷琛夸完苏媛后,能感觉到有点冷场,他其实不擅长夸人,但为了赢得苏媛的好感,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跟苏媛讨论演技,他算半个圈内人,在演技上有自己独到的见解,不过他不知道剧本,只能东一句西一句瞎扯。

      苏媛嗯嗯应着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监视器,显然是在敷衍霍廷琛。

      霍廷琛不禁有些泄气。

      这时顾久安走了过来,看到霍廷琛这个不速之客,他原本沉郁压抑的气息一收,瞬间就从角色中脱离,拧眉不高兴地盯着霍廷琛,“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

      听到顾久安略带敌意的质问,霍廷琛拉下脸,同样不高兴地道:“我来探班苏媛不行啊。”

      顾久安不客气地道:“不行。”

      霍廷琛哼了声,道:“你有什么资格替苏媛回答。”

      “你……”

      顾久安憋了一肚子的火,正愁没有地方发.泄,霍廷琛就送上门来了,正要好好将霍廷琛挤兑挤兑,袖子被人拉了一拉,顾久安低头一眼,就看到苏媛伸手揪住了他的袖口,冲他摇了摇头。

      顾久安这才注意到,他跟霍廷琛对话吸引了不少围观群众,就连监视器前的薄玺,看向顾久安的眼神也有些微妙。

      薄玺:这还是他心目中的温润端方谦谦君子似的顾影帝吗?

      顾久安告诉自己要注意形象,如此在心里重复了三遍后,看向霍廷琛的眼神柔了下来,“霍总,晚上有空吗?一起喝一杯?”

      霍廷琛搓搓手臂上浮起的鸡皮疙瘩,冷嗤了一声,道:“好啊。”随即看向苏媛,声音轻柔了很多,“一起?”

      苏媛:“好啊。”

      剧组不少人都对苏媛的八卦有所耳闻,如今看到傅清寒一走,霍廷琛就来了,更是认定传闻是真的,以前还觉得传闻夸大其实,苏媛再美,也不可能让三个大佬为苏媛争风吃醋,现在亲眼看见了,他们不得不相信了。

      “你说苏媛选哪个好啊?”

      “还用说,当然是顾久安啊,我吃顾久安这种英俊混血颜,性格又温润如玉,进娱乐圈纯熟玩票,还能成为影坛最年轻的三金影帝,现在回去继承家业,这么完美男主的只有里存在。”

      “霍廷琛也不错啊,霸道总裁,俊美冷酷有魄力,最重要的是盛世现在隐隐有一家独大的气势,如果苏媛跟了霍廷琛,不愁没戏拍。”